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发布时间: 2016-08-08   |  来源: 天山网   |  责任编辑: 段晓东

撰文 /郑言江

言江说

【郑言江专访】是“言江”平台推出的一档高端政务访谈栏目,深度对话自治区各厅局、各地州、各县市党政一把手,阐述治疆新理念的探索与实践。今天推出郑言江(微信号:xj-talk)专访阿合奇县委书记。

阿合奇县地处克州西北,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,人口稀少,既是边防县也是贫困县,民生建设怎样,怎样解决就业?如何做到“边民不流失,守边不弱化”?关注郑言江(微信号:xj-talk)专访阿合奇县委书记王新辉。

4.3万人、305公里边境线、46个通关山口

郑言江:作为一个边防贫困县,如何处理好脱贫与固边的关系?

王新辉:克州是人口小州、边防大州,阿合奇县面积1.68万平方公里,人口仅4.3万人,有305公里的边境线,46个通关山口,是典型的少数民族聚集区、边境地区、经济贫穷落后地区。人口少,边防线长,守边任务繁重。柯尔克孜族牧民把守边看得很神圣,历来就有守边文化,已经融入他们的血脉。

今年6月,自治区推进克州脱贫攻坚富民固边座谈会在阿图什举行,这是针对克州“富民固边、扶贫脱困、扶贫攻坚”举行的专题会议,张春贤书记的重要指示是我们做好脱贫攻坚、富民固边的重要遵循,阿合奇要坚决按照要求,做到“边民不流失,守边不弱化”。

辩证来看,老百姓不富裕,边防也不可能稳固;反过来说,边境不安宁,老百姓也不可能拥有富裕生活。我们按照自治区要求,把边民固边津贴提高到每月1000元,家庭成员全部纳入农村低保,再加上教育、医疗等方面的帮扶,保障好边民生活。

一线守边,二线固边,三线服务

郑言江:阿合奇在教育和卫生等方面实行了哪些保障措施?

王新辉:阿合奇实行“一线守边,二线固边,三线服务”的便民服务试点模式。在村委会和乡镇所在地,教育、卫生、住房等设施比较便利,孩子在乡镇学校寄宿读书,使边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守边的同时发展畜牧业生产。

教育上,实行“两免一补”政策,农牧民孩子上学完全免费;医疗上,新农合、大病救助等体现了对边民的特殊关爱。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柯尔克孜族游牧居住地

2018年,我们完全能按自治区要求达到人均收入不低于三千元的目标。在提高收入方面,除了护边工资,还有低保和放牧收入;在易地搬迁方面,柯尔克孜族是游牧民族,逐水草而居,夏天有夏牧场,冬天有冬牧场,流动性很大,所以阿合奇县政府对所有边民补贴两万元,购置一个比较好的毡房,就能在流动中守边和固边,也能放牧生产,双管齐下实现脱贫。

民生投入一线占大头,防止护边员出现断层

郑言江:阿合奇怎样以民生建设推动富民固边?

王新辉:2010年以来,在民生建设上,阿合奇投入一线的资金是6.4亿,投入二线的不到两亿,三线是三亿多。可以看出,民生资金大都投在一线上。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阿合奇县的新农村合作医疗的推行深受农牧民的赞誉。

阿合奇认识到,真正固边的关键在于解决好两大问题:一是看病问题,二是上学问题。现有护边员年龄普遍较大,文化程度较低。阿合奇县委、县政府对没有考入高校的学生,通过职业培训来提高劳动技能和文化水平。对有守边意愿的纳入护边团队,保证了护边员队伍不散,年龄结构不断优化,知识结构也不断优化,避免老护边员退休以后可能出现的断层。

郑言江:年轻人愿意守边的多吗?有怎样的措施保障守边人员的稳定?

王新辉:城市生活和农村生活还存在巨大差距,有的年轻人确实会望而却步,不都再像祖辈那样恪守传统,的确会出现边民流失情况。令人敬佩的是,柯尔克孜牧民守边文化深厚,对边境一草一木有特殊感情,加上我们做好各种保障,流失并不会成为大问题,令人欣慰。

现有政策,守边员一个月有一千元补贴,孩子上学问题全部解决、其他全部纳入低保。现在低保是每月不到两百元,过几年“两线合一”,就是贫困县城市和农村低保一个标准,农村低保会大幅提高,政策会有大作用。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柯尔克孜族少女

这些年来,我们大力加强对党的惠民政策的宣传,大力加强民族团结教育,农牧民在摆脱贫困的同时,更加懂得感恩,感恩党、感恩社会主义、感恩伟大祖国、感恩中华民族大家庭。

生态发展和劳动力转移带动就业

郑言江:在脱贫固边工作中,阿合奇主要做了哪些工作?

王新辉:阿合奇紧紧围绕“六个精准”,牢牢抓住“五个一批”,通过实施特色产业带动专项行动、转移就业专项行动、易地搬迁专项行动、生态补偿专项行动,以及教育扶贫、社会保障兜底、民生改善脱贫等一系列专项行动,切实落实好中央和自治区有关精准扶贫的各项优惠政策。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阿合奇县第17批劳务输出人员即将走出大山前往广州、无锡等地长见识、学手艺、创收入。

面对2491户、9115名贫困人口,三年时间,有劳动能力的通过自我提升发展实现脱贫,首先是依托现有的特色林果业,比如戈壁沙棘种植,我们有4.5万亩人工种植面积,大蒜、胡麻也都有经济优势。还有就是劳务输出,阿合奇劳务输出已经有7、8年了,效果很好,现有一千人长期在内地务工,主要分布在福建、广州、江苏等地。

第二是易地搬迁,把确实需要搬迁的老弱病残、孤寡老人等从“一线”搬到“二线”,今年阿合奇有1462人需要易地搬迁。现在还有3619名贫困人口,主要是岁数大的、经常生病的、残疾人等,他们没有生产资料,也没有住房。这些人,在城市有城市低保,农村有农村低保,也就是社会兜底。

教育扶贫,这个人口比较少,保障这些人不能因为贫困而失学,在上学期间,学费、生活费,主要是三方帮忙解决,干部帮、单位联户帮、社会帮。最终要阻断贫困代际传递,确保不能因为贫穷而辍学。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阿合奇县绿地湿地自然生态保护显著

阿合奇是生态功能区,在生态惠民脱贫上,阿合奇去年申报了国家级湿地公园,一共是9300公顷13万多亩。我们要把湿地公园建设好,发展适合阿合奇种植的林木、灌木,使阿合奇的自然生态得到很好的保护和发展,同时可以安排贫困家庭子女担任护林员解决就业问题。

按照中央和自治区要求,阿合奇县委县政府落实“五个一批”的当务之急是精准脱贫、精准帮扶,重点解决“怎么扶、谁来扶”。

缺能吸纳富余劳动力的产业支撑是最大困难

郑言江:阿合奇目前在脱贫工作上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王新辉:一是建档立卡的精准度,因为人口信息它是动态的,每年或是半年都可能出现变化,有增加的,也有减少的;还有的今年脱贫了,明年因病、因残又返贫了。从难处上说,阿合奇现有的支撑点不多,产业发展很有限,没有什么大型工化企业来吸纳富余劳动力。再一个就是生态比较脆弱,阿合奇托什干河是塔里木河主要支流之一,承担了大量的防洪任务,阿合奇要严格按照“三条红线”节约用水,确保经济发展可持续,环境保护可持续。

对于阿合奇来说,我觉得教育脱贫、易地搬迁不难,难就难在缺乏产业支撑和生态脆弱。

郑言江:产业支撑难在哪里?

王新辉:因为阿合奇没有工矿企业,富余劳动力就业主要靠劳务输出。这几年的形势又不太好,很多地方不招新疆籍员工。我们最高时有2000多人在内地就业,现在在800-1000人之间,少的时候仅五六百人。受大环境影响,不能确保每年能输出那么多人。

此外,劳务输出成本也很大,一个输出地两个带队干部,厨师也是自带的,输出人员返回后我们还得优先安排公益性岗位。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王新辉(中)看望在无锡务工的阿合奇县柯尔克孜族员工。

阿合奇去年成立了职业中学,开设了维修、花卉、烹饪三个专业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,因为少数民族出去就业的最大障碍就是语言。劳务输出时,领队基本上就是翻译,目前难处在这,但3、5年能够完全解决。

社会兜底,这个大家都有,上面给提高了、认可了,就好办了。

生态惠民上,阿合奇建了湿地公园,建的过程本身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,短时间内没有产出,也不可能直接产生经济效益。阿合奇试图把贫困户纳入护林员,但这是一笔非常大的工资支出,这个钱怎么来。我们也期待有一个反哺机制,打个比方,国家每年给我们的生态保护支持1000万,阿合奇就可以拿出500万,四百户人,一户一万,这样400户就脱贫了。阿合奇在生态惠民上的计划是2099人,按现有财力,确实有难度。

千方百计扩大就业,把保护生态放在重要位置

郑言江:阿合奇县主要的财政收入来源是那里?

王新辉:主要就是别迭里水电站,那个水电站是智力密集型产业,吸纳不了大量劳动力,我们的农民工、保安、打扫卫生的在那里有十来人。这么大的一个企业,24.8万装机千瓦的企业,就吸纳十几个当地劳动力,不是劳动密集型企业,对农牧民增收致富没有很明显的作用。

郑言江:在本土“造血”过程中阿合奇做了哪些工作?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阿合奇县千亩沙棘林部分已经挂满诱人的果实

王新辉:阿合奇现在搞了个金之源公司,就是把沙棘的采摘、加工、销售整合在一起,尤其是采摘季,每年8月-10月是沙棘成熟季,采摘沙棘,完了可以接上捡棉花。按一个人一公斤五块钱,正常劳动力一天捡50公斤根本没问题,一天就是200多块钱,一个月就是五六千块钱。我们目前做的就是这个靠季节性打工解决一部分人的脱贫。

除了沙棘加工,阿合奇新建了一个胡麻油加工厂,阿合奇在种胡麻上是有传统的,现在有五千多亩的面积。以前农民种胡麻就是自给自足,没有达到商品化,现在销路打开了,生产加工的时候还需要劳动力,在销售渠道也可以吸纳一些劳动力。

郑言江:阿合奇在本土“造血”过程中,对生态有一定影响和破坏吗?

王新辉:我认为阿合奇不存在这样的问题,沙棘本身就有生态效益,在经济效益上附加值很高,去年才投入的厂今年就有800万产值,加上解决就业,社会效益也有了。

阿合奇还通过土地流转,农牧民生产合作社方式,把一部分人从土地和养殖业中解放出来,从事第三产业,不过这两年羊的价格不行,增收比较少。

让富民和固边形成良性循环

郑言江:这两年阿合奇的发展遵循什么理念?

王新辉:就是富民和固边。通过“十二五”这五年,我们形成了“一线守边二线固边三线服务”的格局,效果十分明显,阿合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十三五”我们有能力和信心在富民和固边上走在全疆前列。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阿合奇县库兰萨日克乡首座多功能温室育苗大棚

总的来说,阿合奇这几年的发展都是按照一二三线布局来打造的。在民生建设上,主要围绕住房、子女受教育和看病这三项工作来开展。

近几年边境一线在硬件建设上,每一个村都建有柏油路,通讯基本实现全覆盖,所有村委会建制齐全。党的基层组织建设上,解决了有地方办事、有人办事、有能力办事的难题。

还有一点令人欣慰的是,阿合奇全县九所学校全部通过国家义务教育标准化验收,离教育强县只有一步之遥,阿合奇小升初、初升高都是全州最高的,师资力量满足了教学的要求,但是离高质量的教育还有差距,需要努力。

在医疗上,农民看病不是难题,阿合奇县人民医院通过了二甲医院评审,硬件上得以完善。

郑言江:通过郑言江,您想对外界表达哪些想法?

郑言江专访丨阿合奇县委书记:确保固边富民还要守住生态

阿合奇县牧区的山路九曲十八弯

王新辉:阿合奇是边境县,人口少,又偏远,外界关注度还不高,希望外界多多关注少数民族文化和守边精神,多多关注边境县是怎样开展精准扶贫的,是怎样进行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的。

对边境地区的三大问题,即守边问题、生态环境问题、少数民族文化问题,外界关注得更多一些,对促进民族大团结、促进边境地方少数民族的经济社会发展、弘扬少数民族优秀文化方面,都会起到很大作用。

相关阅读

新闻热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