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白山(安图)红色纪行系列篇之六

发布时间: 2018-08-15   |  来源: 县域经济   |  作者: 江山 安学斌   |  责任编辑: 县域经济投稿

7月16日,冒着中雨,我们一行又来到了革命老区、红色文化旅游圣地,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安图县永庆乡东清村“大关东文化园景区”内的“大沙河战役纪念馆”。记者一行与县政协文史办安学斌主任步入园内,被一座半身铜像所吸引,安主任介绍,这就是在“大沙河战役中英勇就义的朝鲜族、东北革命军第二军抗日女英雄许成淑的铜像

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”!、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朝鲜族抗日女英雄许成淑面对日本刽子手,最后激情高昂的高喊声,仿佛还在我们的耳旁回荡!

许成淑1915年出生在吉林省安图县茶条沟仲坪村一个富裕的家庭,她在1930年,15岁的时就加入了村里的反日活动,1934年就加入了少年先锋队。

从此以后,许成淑和父亲许基享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1933年许成淑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投身到了抗日的洪流中。而父亲许基享却不顾国仇家恨,认贼作父,投靠了日本侵略者,当上了伪自卫团团长,为鬼子跑前跑后,甚是欢心,忘记了自己祖宗八辈姓甚名谁。

他常常带着汉奸队伍随日军对抗日游击队进行扫荡,并对许成淑严打痛骂,严禁她参加抗日活动。而对父亲对民族对祖国的背叛,许成淑非常痛恨,心里非常难受,非常愤恨。难过的是,自己怎么摊上一个这样的父亲?愤恨的是,父亲为什么当了汉奸?她在党组织的指示下,多次做父亲的工作,希望他回头是岸,共同抗日,不当汉奸。但无论许成淑怎么说,父亲就象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,铁了心的要当铁杆汉奸,甘当日本人的走狗。

富有正义感,爱国心的许成淑终于忍无可忍,从此于父亲决裂。他走他的汉奸路,她坚定不移的走上了抗日之路。同年8月的一天,她毅然来到瓮区(今安图县明月镇)参加了游击队。在这个革命队伍里,许成淑在党组织的关怀下,成长进步很快,她受到战士们的称赞。无论在战时和平日里,她作战勇猛果断,行动迅速,杀起敌人毫不含糊。她对待同志如亲人手足,那里忙不过来,那里就有她的身影,炊事班帮厨有她,后方医院照顾伤员有她,为战士们缝被洗衣有她。她把满腔的热情,奉献在了抗日队伍上,把愤怒仇恨用在了奋勇杀敌的战场上。

1934年7月的一天,抗日队伍在仲坪村附近遇上了许基享的自卫团。为了争取许基享,组织上派许成淑去喊话。她内心比谁都清楚,:“已上贼船的父亲,实难说服。他是铁了心要跟日本人走”。但她还是指行命令,望着许基享指使人端枪往上爬,站在山顶的许成淑心中涌起一股怒火,她真想开枪打死父亲!只见许成淑怒目圆睁,愤怒的大声喊道:“把枪口对准日寇,日本侵略者屠杀我们的同胞,烧毁我们的村庄,你们看不见吗?你们和我们联合起来共同抗日吧!”只顾向上爬的许基享猛然听到女儿的喊话,心生一计,想趁女儿喊话的功夫,叫他的人抓紧抢占山头顶制高点。眼见许基享不听劝告,反而爬得更快,许基享的计俩那能瞒得住抗日队伍的眼睛,首长立即命令战士开抢射击,“叭叭叭……”的枪声不绝于耳,许成淑义奋填鹰,面对自己的父亲,她坚定的战在了爱国抗日的一方。她立即开枪,仇恨的子弹射向了汉奸卖国贼。从此以后,父女终成仇人。伪军被抗日队伍打得溃不成军,许基享却在混乱中早已逃之夭夭。

艰苦的战火纷飞年代,磨练出了许成淑坚强的性格,使她始终心向抗日心向党,心向穷苦的大众。1934年冬天,她因病在延吉县(安图当时属延吉县)四方台青年团区委做妇女工作。当时,粮食非常紧缺,为了照顾她的身体,部队给她分出一部分粮食让她煮粥吃,但她却看不得一些穷人家的孩子挨饿,把粥大部分都送给了这些孩子。

1935年,许成淑病还没有完全好清,便回到了她朝思梦想的部队,成为东北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团一连的机枪手。青春芳华,爱情花开,同年许成淑和一连连长朴光奎结成了革命伴侣。

1936年,许成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。此时,她热血澎湃,斗志昂扬,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,在需要的时候可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。她作战更加勇敢,不怕危险,冲锋在前。6月7月相继参加了临江庙岭战斗,安图县城战斗。1937年参加了三间峰战斗。

抗日战争年代,艰苦是现在的人难以想象。艰苦的条件锻练出了抗日战士的坚毅性格和顽强斗志。长白山的冬天是林海雪,夏天是森林茂密,行军打仗是异常的难走。当时的环境是战争,由于日本侵略者对抗日部队的围追堵截,我们行军、打仗一般是不走大道走小道,不走小道走密林或林海雪原!做为好过人家的闺女,许成淑随部队行军,扛着机枪能连续行军三十里,从没看她说什么苦叫什么累。部队里女机枪手很少,她的枪技十分高超,打得敌人又狠又准,敌人要是碰到他这个女机枪手可就惨啦。战士们都亲切地称为“女神枪手”。

对于许成淑的成长,领导看在眼里,抗日的战士们记在了心里,都为有这样一位女战士而高兴。她丈夫朴光奎连长更是欣慰,为有这样一个好妻子而自豪。战士们亲切地称许成淑为:“女将军”。

1937年9月,为了祖国和人民,英勇善战的朴光奎连长在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。许成淑虽然心里悲伤,但没有倒下,她不能因自己的爱人牺牲了,而影响部队的情绪。她变得更加坚强,她要为丈夫报仇,在战场上多杀鬼子。当时,她的身体不太好,首长为照顾她让她去后勤工作,但她仍要求留在机枪班当班长,决心消灭更多的日本鬼子。

英雄已逝,战斗继续。许成淑于1938年参加了桦甸木箕河、敦化大蒲柴河战斗,冒险完成了战前的侦察任务,为此战胜利提供了重要情报。在1939年4月的安图西北岔战斗中,她表现出色,冒着呼啸的子弹打入敌阵地,消灭一些鬼子,并从敌人手里缴获了一挺机关枪。

1939年8月,东北第一路军副总司令魏拯民率部队转移到安图县大沙河、大酱缸(现通阳村)一带活动。随后,研究部署了攻打安图县作战方案。但有于当时情况有変,总指挥魏拯民不得不改变计划,转而攻打敌人防御力量薄弱的大沙河。作战方案制定了“围城打援”的战术消灭敌人有生力量。指挥部立即派出一部兵力包围攻打老沙河,吸引安图县城的(今松江)及明月沟的守敌前来增援,准备在大酱缸南沟里和小沙河消灭敌人。可是,咱们攻打大沙河战斗和小沙河埋伏的战士已坚持一天了,但县城和明月沟的敌人增援也没一点动静。在大酱缸一带设伏的一些战士沉不住了,指挥部通知大家不要大意,要严密监视日军。夜深了,可战士们不敢轻敌,明月沟的日军果然乘着七辆汽车,向我军阵地疾驶而来。负责在外面警戒的许成淑发现了敌情,她一个女同志首先是叫战友快去向团部报告,而她为了给部队争取更充分的时间,却迎着日军,隐藏在树林中,端起机枪阻击日军,日军跳下汽车,嘴里“呜里哇啦”的叫喊着,以为碰到了抗日大部队,疯狂的向她包围过来。也不知她打死了多少鬼子,许成淑的腿部被日军击伤,她晕了过去,不幸被俘。

当日军得知许成淑是伪自卫团团长许基享的女儿时,如获至宝。日军想她一个年轻女孩,又是投日团长的女儿,劝降肯定没问题。如果归顺皇军,对皇军的影响非同小可。日军和汉奸轮流开导她:“你还年轻,是生命重要?还是抗日重要?只要你投诚大日本皇军,保证你荣华富贵,升官发财,还可以送你到日本留学”。许成淑愤怒的回答:“你们痴心忘想,你们侵略我们中国,屠杀我们同胞,还说给我荣华富贵,你们这些强盗、侵略者,还是赶快滚回你们老家去”。

软的不行,狡猾的日军露出了狰狞的面孔,日军用酷刑折磨许成淑,老虎凳、抱火炉、夹指等刑罚都用上了,但始终动摇不了她坚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必胜的信念,她宁愿死也决不投降。无计可施的鬼子,再次搬出了许基享来劝降女儿,许父厚着脸皮,从眼里挤出几滴老泪,装腔作势的说:“你是爹的骨肉,只要你归顺大日本皇军,保你不死。不然这样也行,只要你声明不在抗日就放你……”

许成淑恼怒的说:“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,为了民族,为了国家,我死而无憾!”

残暴的日军,把许成淑押向刑场。她望着被日军强行押来观看的各族群众,向她投来敬佩的目光时,心里感到为民族而战,为民族而死值得!

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朝鲜族抗日女英雄许成淑激情高昂的喊声,仿佛还在我们的耳旁回荡,激励着我们不忘英烈,不忘历史,坻励前行,共同建设好我们的祖国!

据安图县政协文史办安主任介绍:“为了弘扬红色安图的革命历史,宣扬革命英烈为国为民献身的大无畏精神,安图县老促会为了不忘英烈,不忘历史,在烈士牺牲地,出生在安图,牺牲在安图的抗日女英雄许成淑设立了雕像,方便了社会各界纪念英雄,怀念英雄,凭吊英雄”!(江山 安学斌 布朋振)

相关阅读

新闻热图